用3D打印技術將放射性粒子植入患者體內

行業資訊 | 2019-05-20 371

      兩年前,邊女士查出患有宮頸癌,進行了手術切除,術后還進行了放射治療和化療,不久前復查發現盆腔內復發。放療科醫師告知她,因為之前已進行過根治性放療,無法再次實施,她只能接受化療。幾個療程的化療下來復查,復查結果顯示腫瘤灶繼續增大,得知這個結果,邊女士痛苦不已。經過推薦,她走進了浙江省腫瘤醫院副院長邵國良教授的診室求診。
  
      針對邊女士的情況,邵國良教授和團隊的鄭家平主任醫師、曾暉主治醫師、郭立文博士等進行了會診,并為她確定了碘125粒子植入近距離放射治療方案,邊女士欣然接受。

      雖然浙江省腫瘤醫院介入科早在十幾年前就開展了碘125粒子植入技術,也已經治療了數千例患者,但邊女士盆腔內腫瘤復發灶的位置緊靠膀胱和直腸,周圍有血管,要將放射性粒子精準地植入腫瘤灶內并合理地分布難度非常大。邵國良教授團隊結合前期的了解,決定采用3D打印模板來實施該項治療,經過與一家科技公司的聯絡,得到了公司的配合和無償支持。

      在CT機房,邵教授團隊在技師洪鳳鳴的配合下,為邊女士實施了3D打印個體化模板輔助下碘125粒子植入術,僅花了30分鐘左右的時間就完成了手術。術后驗證的結果顯示,術前布針路線計劃與手術實際操作完全相符,腫瘤處方劑量分布與術前制定的處方劑量分布接近一致,實現了放射粒子的精準放療。放療后的邊女士并發癥很少,目前身體在漸漸恢復中。

      邵國良教授介紹,近年來,放射性粒子植入因其對腫瘤的治療效果確切,對周圍組織損傷小,成為了一項創新放射治療技術。但必須要嚴格把握適應癥,精確地實施植入,這是保證成功的關鍵。然而,傳統治療模式為術中徒手穿刺,全靠醫生的“手感”和經驗,很難能準確實現術前的計劃,在劑量學上容易出現“冷點”和“熱點”,且徒手操作時間長,增加患者CT射線量,也容易產生由于穿刺引起的并發癥。近年來,隨著3D打印技術在醫療領域的廣泛應用,為解決粒子植入技術中遇到的難題帶來了希望。

      3D打印個體化模板是將每個患者術前定位時CT影像數據,輸入放射性粒子治療計劃系統(TPS),為患者量身定制出與其解剖結構、穿刺進針路徑相匹配的模板。術前精確設計靶區粒子劑量分布,術中按照設計好的每個針道的深度、角度及植入粒子的數目,避開血管、神經及臟器等進行精準的穿刺植入。3D模板的應用縮短了手術時間,使劑量控制得到了嚴格保障,有利于提升患者的治療效果。